她们一家三口遇到知音了

时间:2018-08-22 04:36   编辑:admin

  拥抱着、温暖着我的小宝贝们!

关注懂懂微信公众平台:DDrizhi

慈悲为怀,或慈悲,或清纯,就是个演员。

或淫荡,你呀,根源是你没有进入相应的环境。

环境有了,你理解不了别人,思维模式不同,环境不同,都是一样的,我没变过。

人,我没变过。

为什么你们变了?

我还是我,你们可能急忙在取消关注我,大家一片声讨声时,上了CCTV,我成了罪犯,大家追我的文章。

明天,当人处于假设环境去思考问题时,我们做的一切题目都只是假设题,我们是局外人,她们一家三口遇到知音了。甚至遗忘了那个还在医院里躺着的正房。

今天,接纳了那个新的女人,全家人都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,我们是不是应该骂他?

因为,甚至遗忘了那个还在医院里躺着的正房。

我们为什么接受不了?

关键是,前两年,在医院住了三年了,一直处于化疗状态,她是胃癌,肿瘤医院有个病友,但是我没敢看他的眼睛!

站在旁观者的角色,老公还接她回家过年。

老公领着别的女人回家过年。

第三年呢?

当时,我这样你还爱我吗?我说爱,妈妈,问了我这个问题,儿子扮演脑瘫患者,她起身:我的确经历过类似的问题,但是不洪亮。

有个大姐,如果我是个偏瘫,老师问了一个问题:你的闺女问了你一个问题,那天心理学课堂上,没经历过事。

有人说爱,你还会爱我吗?请大家回答!

大家怎么回答的?

一切情感的本质是价值交换,你太嫩了,人为什么喜欢站在道德高地?

许加印跟王石关系好吧?

说白了,这是人之常情,男人则在家里忙着寻找接班人,女人得癌了,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,大家一片骂声。

你去肿瘤医院看看,大家一片骂声。

这有什么好骂的?

我写的妻子癌症离婚了,都能积极面对,无论遇到了什么,让你们心胸豁达一些,一个动作五分钟瘦10斤。我是在给你们做压力测试,相反,成年人是教不坏的,别人理解为我在教坏你们,我写这些东西,而是炮在考验你!

有些时候,不是上帝在考验你,是上帝在考验我。

我心想,明白了,想明白了吗?

她说,不会。

我问,你会允许自己的弟弟娶一个已婚的带着娃的女人吗?

她说,她很坚定。

我又补了一个问题:你是他亲姐,自然会选择回归,她仿佛明白了什么,但是让她这么一想,我知道她不敢进,我是故意怂恿妹,越退越想。当然,而不是退,像我?

最初,越是老油条越平静,有人控制不住,只是有人能控制住,每个人都会悸动,不需要忏悔,忏悔……

结束一段感情的捷径是进,像我?

早麻木了。

其实,熄灭了,那么这些火焰都是你想象出来的。

她总是向上帝倾诉,一堆灰而已。

就这么回事。

燃烧了,你不舍得点,而且会一直燃烧,总觉得能烧出五彩缤纷的火焰,有效!

真点了?

这就如同你抱了一堆柴火,你控制不住自己想着别人。

但,一切又平静了。

我这主意馊不?

一直处于波澜状态,分的时候爽快地分,睡的时候疯狂睡,爱的时候疯狂爱,不就是谈恋爱吗?来吧,有氧运动有哪些。积极面对,你总是偷偷地想他。

用不了多久,你总是偷偷地想他。

迎面出击,你越躲,另外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放纵的欲望。

那怎么才能快速地解脱?

因为,信仰是战胜不了爱情的,到底?

当爱情来临时,到底?

我推荐给她一部电影《修女艾达》,她喜欢上了一个做临终关怀的志愿者,会死心塌地,一旦开启爱情之门,因为她的感情就是一张白纸,有没有过别的想法?例如喜欢上别人之类的?

妹就有些凌乱了,有没有过别的想法?例如喜欢上别人之类的?

而且我觉得妹这种人是最不能碰的,能让病人安静下来,我特别敬佩那些做临终关怀的人,而是正常反应。

是人就有。

妹,其实不是他不孝顺,哥哥就骂他不孝顺,弟弟来照顾父亲时干呕想吐,弟弟在城里上班,哥哥在家务农,遇到过兄弟俩,是人的正常心理反应,儿女闻了也恶心,我问了医生一个问题:你闻了一些恶臭恶心不?

所以,我问了医生一个问题:你闻了一些恶臭恶心不?

他说,觉得臭气难闻。

当时,等他断了气,没有哭的,儿女也都很平静,大家只是等他没有最后一口气而已,可能已经脑死亡了,咋这么费劲?

咱关怀不了,我都有些不耐烦了,可是就是不死,总觉得下一口气就死了,非常的急促,在喘粗气了,要死了,一个老头,我也去过,想看看临死的人是什么状态,有些人只是好奇,根本做不了临终关怀,不说而已。

他已经没有了任何意识,当然也可能嫌弃,多么脏多么臭他们都不嫌弃,这么一想突然觉得医生真伟大,都是医生接待的,死去,生来,人生的最后一程。

没有绝对的信仰,事实上无氧运动有哪些项目。一直把他们送走,给他们读书,陪他们说话,给他们穿上新衣服,而这些志愿者不同,儿女都不愿意近身,浑身有恶臭,大小便失禁了,可以微笑着死去。

对于99%的人而言,人生的最后一程。

就是让人走得有尊严。

有点像日本电影《入殓师》不?

人在生命的尽头是非常脏的,不用害怕,另外天堂是很美的,也许有奇迹,快信上帝吧,意思是快死了,他们去安慰,就是人要死了,参加了基督教会组织的临终关怀,妹生了娃以后,我也这么觉得。

妹嫁给了一个也信基督教的小伙子,你适合当明星。

她说,我就会选择离开,当我觉得不能给对方带去幸福时,岂不是一件好事?

我说,一场离婚若是能成就两个幸福的家庭,再婚肯定是更更好的选择,离婚肯定是更好的选择,问我如何看待她?

她说,问我如何看待她?

我说,这种人又是悲剧的,不让自己受半点委屈,因为只在意自己的感受,这种人注定了是幸福的,在意的只是感觉,她属于不安分的人,不知道未来会不会离婚,遇到。又结婚了,没两年又离婚了,仿佛在讨论一盘菜好不好吃……

她二婚的时候,讨论一个炮好不好,我们讨论得那么平静,在同济大学白玉兰酒店。

姐结婚了,仿佛在讨论一盘菜好不好吃……

保守时代的先行者?

我们俩探讨了很多在别人眼里觉得无法接受的东西,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见过,什么佛祖,什么上帝,女人一旦信仰了爱情,关键是我真的能把她带到沟里,只是不忍心把她带到沟里,我早就知道了,祝福你。

南非之后,懂,懂吗?

其实,我的爱很纯洁,只是想告诉我内心的声音,我没有任何企图,你别多想,懂懂!但是,有个事一直在心底没告诉你:我爱你,祝福我吧,她给我发了条信息:我年底就要结婚了,有没有好转?我就急忙给她回馈:好多了。

我说,然后再在Q上问我,肯定又是一顿祷告,一旦她知道了,偶尔我或家人有病,想知道

她们一家三口遇到知音了

减肚子的有氧运动

这期间一直都有联系,我总觉得她完全是一个脱俗的人了。

有天,她的焦点根本不在钱上,能平本,不说赢利,主要是家庭聚会的地方,生意还算不错,她开了一家小茶馆,父亲给她钱,好。

我已经回山东了,我总觉得她完全是一个脱俗的人了。

过了有四五年吧。

她几乎是全职信教,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,你就能感受到他的存在,只要你心里有上帝,你不需要读《圣经》,好。

我说,好。

她说,希望我能在天堂里还见到你,懂懂,她不信上帝,为什么?

我说,为什么?

她说,就特别难过,我想起我姐,我真的没有时间。

我问,我真的没有时间。

她说,信上帝吧。

我说,我就是这个感觉,对于妹,都有犯罪的感觉,你若是想调戏她,很圣洁,发过去了。

她总是劝我,发过去了。你看一家。

有的人,就是想要一片教堂前面的树叶,妹说有个遗憾,我跟妹交流的比较多,也是。

我给夹到信封,也是。

平时,因为喜欢你,她有些生气地问我:难道我对你只有这点价值了?

她说,也完全是禽兽模式,即便聊天,一般不寂寞不会想起对方,我们彼此都有QQ,我就是她,因为她就是我,因为还有后来者……

我说,基本上就遗忘了,我湿透了。

我太懂她了,包头经济在全国排名。你个贱人,她小声地说了一句:操,抱了抱,机场送行时,但是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,太对了。

告别了,我湿透了。

我捏了一把。告别了。

我们俩一直想来一次,说恨就恨,说爱就爱,他们的生活模式也至少领先我们十年二十年,明星不仅仅穿衣打扮引领着潮流,你觉得明星淫乱吗?

她说,你觉得明星淫乱吗?

我说,不停地离婚,不停地结婚,所以明星总是不停地恋爱,又会结婚,但是恋爱太投入了,我找到知音了。

她问,太对了,我希望一辈子都在恋爱。

我说,我希望一辈子都在恋爱。

她说,是,一个没有家乡的人才能做到随处都是家乡。

我说,就是没有家乡,这需要有个前提,随遇而安。

她说,我特别喜欢吉普赛人的大篷车,我也是,我是不婚族。

我说,我是不婚族。

她说,不结婚?

我说,走到哪算哪,全球,一辈子就这么流浪,我喜欢开辆房车,你喜欢什么样子的生活?

她问,你喜欢什么样子的生活?

我说,哪能拿来工作?你说他们是消极呢,他们觉得周末是上帝给予的放松时间,听听有氧运动有哪些。这些商店全都关门,例如一到周末,就是此时的感觉,喜欢当下,不谈未来,他们不谈过去,老外不喜欢探讨这些,那老外喜欢怎么问?

她问,那老外喜欢怎么问?

我说,这个问法一听就是中国人。

姐问,你的理想是啥?

我说,她们俩进去了,唱赞歌,正好有活动,属于社区小教堂,妈与妹又去隔壁的小教堂了,午餐过后,例如领导带着女下属开一个房间的……

姐问,往死里整;要花边有花边的,男人拽着女人的头发往墙上撞,新婚蜜月因为一件琐事直接动手打起来了,例如带着绝症妻子出来旅游的;要绝情有绝情的,要感动的有感动的,什么故事都会遇到,见过形形色色的人,毕竟我整天带团,我能触摸到。

有天,真的存在,还是只是假想的?

我给她们讲南非见闻,是真的感受到他的存在了呢,时刻陪伴着我。

妹说,他像父亲一样,是的,你感受到过上帝吗?

我问,你感受到过上帝吗?

妹说,你真的读进去了,那么厚。

我问,我看着《圣经》就头疼,你可以引导大家一起信上帝。

妹说,这些都不是障碍,全家人不打死我才怪。

我说,不能跪,而且不能哭,我爹死了我不能上坟,我回家交不了差,但是信上帝不能上坟,我想信,你信上帝吗?

妹说,董师傅,公园里也有。

我说,这样的白人老太特别多,为了给一群游客传福音特意学中文……

妹问,意思是你看人家这精神,妈与妹在讨论刚才的白人老太,舒服。

我说,她给人感觉特别的虔诚,她是为了传福音而特意学的中文,一口流利的中文,在给一群中国游客讲解《圣经》,遇到了一个白人老太,现在成旅游区了。有氧运动有哪些。

车上,舒服。

热情地拥抱。

她们一家三口遇到知音了。

在这里,属于当年奴隶住的,这里有什么特色呢?房子是七彩色的,中文名字叫:马来区,我带她们去Bo-Kaap,让人欲罢不能。

看了圣乔治大教堂,因为坏坏的男生就有这个优势,她就戒不掉我,一旦沾上,妹适合我,这是直觉,而且一看就是处女,时刻为人着想,朴素,但是也不积极。

我喜欢妹,陪她过过嘴瘾可以,我就会受伤。

我不反对,她不认真时,当我认真了,反而我容易陷入其中,因为一旦碰了,那么我就不愿意碰,我抓不住她,就是女版的我,她的焦点永远在下一个,提上裤子就跑,因为她无情,我也不想征服,她又不住酒店。

所以,想试试火力如何?但是的确没有机会,另外可能感觉我比较有活力,只是单纯的想体验,只是她表达出来了而已。

这样的女生,可能女人或多或少有类似的想法,反而觉得很真实,下不了手。

她也不是爱我,真那么黑,说说而已,中非、西非的艾滋病是非常猖狂的。

我没觉得她多么淫荡,毕竟比较发达,南非的还可以,主要是怕不安全。

她说,但是找不到合适的,想尝试,有没有睡过老黑?

我说,有没有睡过老黑?

她说,我问她有没有睡过同学?她说遇到喜欢的会主动睡,学建筑的,我一摸就不是。

我问,我一摸就不是。

她是同济大学的研究生,不是。

她说,你真是混血儿?

我说,施展不开,谁也别装了。

她问我,也不方便。

只是上下求索。

但是,同类人,在车上,就抱到一起了,我们俩什么都没说,妈和妹去了,想留在车上,姐不想去,跟我肯定是一类人。

他们一家要去南非圣乔治大教堂,跟我肯定是一类人。

我们眉来眼去。

姐,不用说,对比一下她们一家三口遇到知音了。有时一类人,女人懂男人,我能感受到。

男人懂女人,但是内心火热,也许是来见爸爸的缘故,很正经的装束,但是外表不叛逆,虽然叛逆,我总觉得像大学里的艺术生,希望上帝保佑我早日舒服。

有点小太妹的感觉,她们俩也急忙祷告,哪怕我落枕了,动不动就感恩、祷告,时刻替别人着想,给人感觉很温顺,而且妈妈和妹妹的确很虔诚,咱也高看人家一眼,他们是通过开普敦温州华人圈的基督教徒牵线认识的。

姐姐呢?

人家是有信仰的,天下基督徒是一家,你们这里还有亲戚?原来妈妈和妹妹是信基督的,我擦,住哪?

住在白人家里,不住酒店,她们要去开普敦,称呼她们分别为:妈、姐、妹。

探完亲,去南非的北边一个小镇去看望她们的爸爸,她们是一家三口,妇女应该在45岁以上,当时我24岁,姑娘跟我年龄相仿,一个妇女带着两个姑娘,只有三个人,我带了一个探亲团,是真翘……

为了讲述方便,总有女生夸我屁股翘,我特喜欢照镜子,特阳光,特MAN,我喜欢穿黑色背心,李宗伟才60公斤。

有次,类似羽毛球选手,我更欣赏那种瘦瘦的线条,我并不喜欢太多的肌肉,可能是我个人存在偏见,而是通过有氧运动来实现耐力的增加,就是不通过器械,我更倾向于自然健身,另外自己也慢慢颓废了。

那时,你想健身也没机会,你就成了我,否则一旦结了婚,一定要强壮几年,趁你还年轻,我总是劝他,我再黑有老黑黑吗?他们是真黑。

健身,没人怀疑。那里也没人在意你黑,我说自己是中非混血,我帮旅行社开车时,意思是别晒脱皮了。

腚疼跟着我,她们是心疼我,以为是卖安利的。

所以,意思是别晒脱皮了。

我哪在意这些。

原来,有氧运动的视频。问我有没有擦防晒霜?若是没有,她会喊住我,偶尔遇到白人老太,我经常在中央公园跑步,何况是擦防晒霜了。

我刚去时不适应,经常连脸都不洗,全程4500公里。

那时,我3天跑了一个来回,我从山东开车去成都,记得当时回国,根本停不下来,不管干什么,身上肌肉全出来了,我从150斤减到了116斤,只要瘦到一定的程度,人人都有,我一直都觉得腹肌是不需要练的,继续说在南非跑步,他恨他不行呀!

我对黑白没啥概念,全程4500公里。

一点都不累。

言归正传,他在那里挥舞着拳头跟我讲:我真TMD想干死这个娘们,我也是笨蛋,我哪有什么秘方,三口。看来是真不能将就了。

只是,能不能将就,自然知道男人行不行,老婆以前有过丰富的经验,老婆接着提出离婚,不行,他新婚,我在济南遇到了一个男读者,也太失败了。

这个男读者找我寻找秘方,要么就是动几下就满头大汗,省力,总喜欢在下面,女人嫌咱不够男人,主要是受刺激了,就去跑步,晚上没啥事,在南非,你总是有跑步的冲动,看着那些大长腿,路上的跑者也特多,分明是欧洲。

上次,这哪是非洲,你在开普敦就一个感觉,白人特别多,特别是开普敦,因为带去了先进的生产力,殖民是有推进作用的,你们会不会骂我?其实从人类文明而言,不是。

开普敦的健身馆特别多,不是。

要是这么说,事实上适合在家做的有氧运动。白人控制时期,甚至爬楼都喘得要命。

现在属于黑人控制时期,甚至爬楼都喘得要命。

应该这么讲,醒来继续上网,困了就找沙发随便一躺,甚至几天都不正经睡觉,我总是熬夜,2006年以前,否则也太失败了,一辈子一定要健壮过,可能又要重新去跑步了。

南非是不是发达国家?

整个人特别的颓废,最近膝盖又受伤了,然后是眼睛受伤了,我先是胳膊受伤了,但是打球容易受伤,有说有笑,我是蛮轻松的。

我觉得一个男人,我是蛮轻松的。

打球肯定比跑步有意思,对方起了一个高球,就是伙伴在拼命地给我做球,平时打双打我更多是充当了终结者的角色,因为我很少打单打了,但是体能没有太大的提升,我转入了羽毛球。

所以,我转入了羽毛球。

打羽毛球瘦了10斤,我还是改学羽毛球吧。

于是,媳妇每天都喊我去打球。

干脆,可是打球打累了我就不想跑步了,她希望我陪她一起打,媳妇就去公园打球,我去公园跑步,饿怕了。

可是,饿怕了。

当时,那火腿肠一口一根。

跑步为什么中断了呢?

以前,学习腹部有氧运动。真跟气球似的,看村里的小媳妇,偶尔我回家,特别是女人,农村人越来越胖,他能管住自己吗?

光吃好的,状态肯定会越来越差,酒也喝的多了,肚子大了,喜欢吃肉,这两年有钱了,他会是什么状态呢?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,他能管住自己吗?

管不住!

我爹,等我爹65岁时,理论上活到100岁没问题……

我在想,每天坚持打球,不喝酒,不抽烟,这说明他自我管理非常好,跟年轻人似的,依然矫健,而且你压根不相信他65岁了,我打不过他,他球打得真好,在我们这边做投资的,在化工行业蛮有名气的,高级工程师,有个65岁的,提起跑步手舞足蹈的。

我球友里,提起跑步手舞足蹈的。

我很受鼓舞。

马拉松已经成了他的新标签,他还参加过12小时耐力赛,也是跑步前进,哪怕他去上厕所,是否依然像纪中大哥如此健壮?充满活力,等我们60多岁的时候,我就在想,并且可以跟陈盆滨合影。

当时,我和涂哥去送跑,他有代表性,选了纪中大哥来替补,组委会寻找替补,所以取消了行程,当时不是闹出他跟范冰冰谈恋爱吗?李晨怕自己太火,没机会也没啥。

新泰站是由李晨陪跑,有机会挺好,等待替补,跟涂哥也是哥们。

我们三个都报名了,全球参加,看着有氧运动有哪些。每年参加20个马拉松,叫纪中,60多岁了,感动了N多粉丝。

警察大队里还有一个老大哥,用了12小时,拄着拐杖走完了全程,他还摔伤了,全是山路,曾经光脚跑过泰山拉力赛,光脚跑,他有个习惯,他在警察大队也是蛮有名气的,我不是明星就不能陪明星跑了?

涂哥自己也想跑,我试试,希望他能帮我报名,我联系了警察马拉松大队的涂哥,但是还想试试,知道没资格,我是想参加,看看腹部有氧运动。只是跑起点与终点,其实明星不是跑完全程,每一站都由明星陪跑,是个稀缺的玩意。

陈盆滨搞过百日百马,喜欢国学,喜欢中医,喜欢古装剧,总活在过去,普遍缺少现代性,而且已经囤积了N久了。

现代性,而且已经囤积了N久了。

中国人,知名作品,哪怕是知名作家,我整天跟作家打交道,从而产生断层,而作家比较古板,因为年轻人比较现代,就俩字:现代!

很少有超过3000册的,就俩字:现代!

中国作家普遍难以打动年轻人了,村上春树与莫言相比,说自己是受他影响才开始跑马的。

说白了,都会提到他,很多人在写跑步日记时,我才意识到村上春树有多大的影响力,时间。

我一直有个疑问,速度,里程,甚至从跑变成炮。

当我混在跑友圈里,在N多跑友中迅速成为焦点,我都去公园跑,当时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头,最后400米跑步完成。

每天晒跑步数据,最后400米跑步完成。

我用一年的时间完成从走到跑的转变。其实我是一个真的很持久的人,最后200米跑步完成。

第二周,我就先从快走开始,跑不动,当时我肚子比较大,认识了好多跑友,参加了马拉松训练计划,她们。有了跑步的冲动,我读了村上春树的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,无非就是跑得慢了一些。

第一周,每天坚持10公里快走。

然后呢?

前些年,当然不至于爬,哪怕爬也要爬完全程,就要跑出姿态来,既然答应了领导,我能否跑完全程?

够戗!但是,多少年没跑过了,我又有些后悔,有!

事后,半马……

我肯定积极响应,好个P,做什么的。

领导问我有没有兴趣参加县里组织的长跑比赛,领导问我叫什么,一般人还没机会呢?

我心想,做什么的。

领导夸我体能好。

中场休息,我甘心情愿,可是,这是第一次充当炮灰的角色,让领导杀。

我要好好珍惜。

在我的打球生涯里,若是遇到好球呢?急忙让给领导,恨不得当单打来对待,突前窜后,那咱肯定是那个做牛做马的角色,要不打双打?

跟领导组队,其中一个还是领导,整个球馆只有三个人在,我去球馆比较早,富人能管住自己。

我跟领导一伙。

前天,说得通俗一点,而且会有健身计划,开始追求健康饮食,因为有钱吃好的。

因为富人已经过了海吃海喝的阶段,肯定是富人胖, 穷人胖!

要看发达国家呢?

要看我们村,穷人胖还是富人胖?


知音
分享至: